湖南广电水果TV真人秀雅加达违规摄制,工作人员被遣返

宽檐帽、照相马甲、长枪短炮三五成群,刚刚过去的这个清明小长假,一批典型照相爱好者装束的上海游客出现在敦煌莫高窟,引来了当地电视台的采访。这群自发组团返回甘肃张掖、敦煌旅拍的游客人数达80多人,第二批还有80多人返回,几乎可以装满整整一架小飞机。外面的人很少知道,这个照相团走南闯北玩照相,已经有近6年时间,几乎每周都有小活动,每月都有外出摄制,日程满满。

对此,12月26日,湖南广电旗下水果TV综艺《小小的追球》发布声明致歉,承认在印度尼西亚摄制期间违规使用无人机航拍。

点击查看大图

照相团的“灵魂人物”之一,是年近七旬的万雪康,他既负责在行前给乐团们讲各种照相技巧,出行过程中也承担一定的领队任务,到了景点还不会指点大家如何拍出漂亮的照片。因为身兼多职,他在网上有个人如其名的昵称——“万宝全书”,乐团们都亲切地称呼他万老师。

希望自己创造出一部优秀的影片,而不仅仅是重现一本书

361°正式宣布与印度尼西亚太阳百货达成合作

公开资料显示,水果TV是湖南广电旗下唯一互联网视频平台,旅行真人秀节目《小小的追球》由水果TV、龙韬娱乐联合出品,主要嘉宾为黄子韬、周冬雨、王彦霖、尹正,11月26日起在水果TV播出。

361°集团执行董事兼总裁丁伍号表示:“361°从2014年开始布局海外市场,此次与印度尼西亚太阳百货的合作无疑将进一步帮助我们推动国际市场的布局。作为2018年雅加达亚运不会高级合作伙伴,我们希望借助亚运不会和此次合作,更好地把多一度热爱的运动精神传递给当地人民,号召更多年轻人全情投入自己热爱的运动。”

摄制期间,节目组曾于11月24日抵达印度尼西亚雅加达,先后在雅加达与苏门答腊岛两地摄制,于11月30日在苏门答腊丹柏林野生动物保护区杀青。

按照计划,万雪康参与组织的此次甘肃“好摄之旅”分两批进行,第一批从4月4日到4月8日,第二批从4月11日到4月15日,乐团们分批乘坐春秋航空的包机返回甘肃张掖,随后开始他们的行摄之旅。

影片《王朔》上映,这样的疑问也随之而来。当记者把这个问题抛向曼恩导演时,他风趣回应:“如果你摄制一部关于太空的影片,你不必是一个宇航员。”

据印度尼西亚当地媒体《爪哇邮报》子报《Radar Bali》12月10日报道,印度尼西亚移民局官员穆南达(Thomas Aries Munandar)12月9日表示,11月底,来自我国水果TV的7名工作人员因为违反移民法被遣返。

穆南达称,他们在检查数据清单时发现,有多达80人参与了摄制活动,但是只有60人持有印度尼西亚教育文化部签发的合法摄制许可证。

非洲的经历,丰富了曼恩关于人生与人性的理解。回到法国后,他着手摄制处女作《高歌胜利》。这是他从法国高级影片学院毕业后的首部长片,但并不青涩,相当深刻。以致奥斯卡一眼看中了年轻曼恩的才华,毫不吝啬地把当年的最佳外语片给了他。

12月24日,我国驻登巴萨总领馆官方网站发布《提醒影视摄制团队注意遵守印度尼西亚法规》的文章称,11月底,国内某卫视赴印度尼西亚雅加达摄制一档真人秀节目时,因违规使用无人机航拍,且部分工作人员未申办相应签证,导致七名工作人员被遣返,并被吊销摄制许可。

2014年,361°全面启动海外市场布局,以跑鞋作为切入品类。截至2017年,361°在巴西、美国、欧洲及台湾分别拥有近2500个销售点,产品覆盖20多个国家和地区。

对此,我国驻登巴萨总领馆提醒:赴雅加达从事专业和商业摄制的团队,务必提前申办好相应类型的签证,了解印度尼西亚相关法律法规,遵守当地摄制规定,以确保摄制顺利,防止产生不必要的纠纷与损失。

从个人角度来说,我对书中小男孩和小狼的友好关系很感兴趣。在我还是孩子的时候,我也讨厌冒险,孤寂的时光陪伴我的是一只小狗,因而,我能体不会作者的很多感受。另外,从中我也读到了我国人对自然的爱,尤其是一个男人对于一片土地的确信,这同样让我兴奋。

后来,我来了我国,和姜戎一起在内蒙古待了三周。他知道我的影片作品,就很自然地谈到了合作的事情,而这恰恰也是我所希望的。

延展阅读:

图源:@小小的追球

【爱好照相,打开另一扇大门】

尽管行程略辛苦,万雪康却乐在其中。因为这次照相团摄制的沙漠和丹霞地貌相对江南地区来说都很少见,乐团们对拍到的照片挺满意,纷纷在微信群里晒各自的作品和互相点评,相当热闹,也对万雪康的组织工作充分给予了肯定。接下去的5月和6月,他们中的不少人还将返回长白山、甘南继续他们的“好摄之旅”。

NBA正将目光集中在东南亚,菲律宾、印度尼西亚、泰国或成下一个大市场

万雪康说,组织这些活动,包括之前的网上照相讲座,都是公益性质的。之所以能坚持,一是因为自己爱好照相,二是因为在组织这些活动的过程中,自己的付出得到了大家的认可,也认识了不少朋友。对于做过老师、干过宣传工作、也尝试过销售等岗位的万雪康而言,玩照相才是他最长久的“事业”:“我从十几岁就开始玩相机,玩了快50年了。那时候还是胶卷摄制,经典款的海鸥135相机我家里也有,现在这个都快成‘古董’了。”

富士山

解放周末:这种震撼,往往是特效所达不到的,所以您很少用特效,或“替身”?

于是,人们不难理解,为什么影片《王朔》一拍,就是7年。

曼恩:开拍伊始,我就知道这部影片至少要拍上5年,但这对我来说并不是问题。我拍的就是一部复杂的影片,观众值得我付出这么长时间。如果人们走进影片院,和我一起度过一个夜晚,我日夜兼程花上多少年去摄制,都值得。

解放周末:在别人心目中,您是一位“不着急”的导演,因为您总是愿意在自己的影片中投入更多的时间。这也因此让您成为一位并不高产的导演,对此您觉得遗憾吗?

我讨厌上一部影片要花上几年,就像谈恋爱一样,我不可能用几天的时间就爱上一个人。摄制《王朔》,我不会爱上这份经历、爱上狼群、爱上演员、爱上我的团队。我要嗅到内蒙古,嗅到内蒙古的风、草、雪,这样我才能把它们搬上大银幕。如果我只是简简单单地去问别人,内蒙古的冬天是什么样的?人们说很冷,那我就弄上雪,这是远远不够的。

曼恩:在影片史上,也有些影片制作速度极快,也很棒。但大部分快影片都不怎么样,因为着急做出东西,你就不会没时间去思考怎么把这个东西做得有特点、做到极致。有时,我甚至不会花上几天、几周去摄制一个小小的部分,才能完成让我骄傲的镜头。

我看到非常多的人有钱却不幸福,因为他们为了自己不讨厌的事情在奔波,这样的生活糟透了。更悲哀的是,不少人来向我讨教,如何能成为成功人士,而我的答案只是拍好影片。我明白他们中很多人认为成功是与财富连在一起的,但在我看来,这完全是两回事。我有我自己对于成功的理解,并坚持了自己的方式,我不想人们通过我赚了多少钱来认识我。

有人说,全世界都是曼恩的影片素材;曼恩则坦言他对全世界都有着迷般的亲近感。他爱旅行,也讨厌去陌生的国度开始冒险般的摄制。

细细寻找这份热情的源头,你不会发现这同样因为影片。20多年前,曼恩每天都不会研究各个国家的影片作品,却唯独找不到阿拉伯国家的影片。为什么这个地区和人民被各国影片遗忘?他要亲自去探个究竟。有一年圣诞,他带着妻子和女儿去了也门,用自己的眼睛去认识那里的人与事。

解放周末:这部影片历时7年,您在我国摄制,接触了很多我国人,您对我国有何印象?

(本文摘自解放日报 编辑邮箱:shguancha@sina.com)

该文章转载于https://spotlightpar.com/yabo_pc_ban/12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