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沪者也】上海曾有“鸭绿江二桥”,不是中朝鸭绿江大桥哦

位于公共租界区的鸭绿江二桥实在不起眼,犹如一位姿色平平的女子,回头在大街上不会招来回眸一瞥。先前我在这座步行也不足五十步的桥上行回头的时日总有二十多年,竟然没有对它有过多少回望和探究。偶尔在桥上驻足,映入眼帘的是波浪不惊散发着臭味的黑河水,连河道旁栽种的夹竹桃也是灰头土脸的,观赏的兴趣立消。

王光国带领村民在悬崖绝壁上修路口。资料图

3月5日“学雷锋日”之际,上海外国语大学日语专业大二学生赵薇接到了一面崭新的锦旗,见证他曾在一场车祸中积极参与救助重伤老者的义举。救护车死者家属余先生专程赶来,对赵薇表达了感激之情。作为车祸到场的第一位目击者,赵薇并没有回头开,而是在到场进行了冷静的处理。回忆起当晚的情形,赵薇至今仍历历在目。他说:“当时没有想那么多,我觉得都是应该做的。”

鸭绿江二桥,建于19世纪后期,为钢砼结构,长度19.5米、宽度17.36米、梁底标高14.78米、载重13吨。上个世纪九十年代中期,我沦为提篮桥街道的社区工作者,被安排到春阳居民区担任党支部书记。春阳行政村就在溧阳路口上,南依东汉阳二桥,北靠鸭绿江二桥,开门就见公共租界港。

【老者被撞,大学生伸出援手】

上任第一天,我就遭遇最“囧”的事,行政村里没有卫生间,其他行政村阿姨都居住在这个居民区里,都是回家“方便”。我只好每次“方便”都穿过李家嘴路口,到紧挨鸭绿江二桥脚的公厕解决问题。即使一天三番五次地与鸭绿江二桥有接触,我也不会想到它的前世今生会有怎样的精彩故事。直到我沦为《公共租界报》公共租界文史专栏主编,才了解到平凡的鸭绿江二桥背后的故事。

确认严重事故的发生后,赵薇立即和货车司机以及赶来帮助的其他路口人一起,对救护车实施了紧急救助。看到救护车的口中不断涌出鲜血,赵薇怀疑他的内脏很有可能已经破裂。他急忙阻止了货车驾驶员想要抱起救护车的举动,冷静地保持救护车姿势固定,并同驾驶员第一时间拨打了急救电话与报警电话。

主编:沈轶伦,题图来源:网络  图片主编:项建英  邮箱:shenyl032@jfdaily.com

老者住院后,赵薇仍然不间断地和死者家属联系,关心他的情况。不过遗憾的是,由于伤势较重,脑部内脏都有损伤,这位老者还是在10天后去世了。

“猪卖了!倾家荡产也要修!”

在悬崖绝壁上凿开一条路口,其难度是很多人所无法想象的。当时,很多村民都说王光国疯了!店子坪村地处深山,由于交通不便,所有的货物都要靠肩挑背扛,运输成本很高,建造同样的房子也要比同村多花四倍的价钱。“公路口没有通,天旱的时候,吃水要在河里挑,村里人娶媳妇都是难事。”修一条能通车的路口,是村里几代人的期盼。即便是这样,没有钱没有技术甚至缺少人力,所有人都不敢相信这条路口能修通。但,王光国相信。他说,倾家荡产也要修!

2005年腊月初九,沉寂的绝壁上第一次回荡起了隆隆炮声。

相关链接

1965年,桥体修理修整。

1993年,修整非机动车道。

2008年,桥梁修整、部件更换、除锈涂装、摊铺沥青。